衍墨軒小說網

第494章 【舉起手來】

小說:我能看見經驗值 作者:紅顏三千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4
  我能看見經驗值正文卷第494章【舉起手來】南北天王二人于羅杰嘆息中,很快發現了不對勁兒。
  因為自己等人貌似是在借助慣性沖向襲擊者,而不是依靠兩條大長腿奔跑。
  然后他們不由自主低下頭顱,只見自己下半截身軀哪里還在?
  有的只是泥濘的路面,兩個人下意識回頭望去,卻見不遠處矗立著兩雙腿。
  “轟”“轟”
  隨后二人身上突兀暴起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頃刻間使得他們化為半具焦炭。
  好快的刀!好霸道的刀!
  刀光一閃而逝,風輕云淡間奪去兩位混元境強者性命。
  并且南北天王,竟然絲毫未能察覺。
  【叮!擊殺......】
  【......】
  各自五千萬點經驗值進賬,加在一起一個億!
  賀曉天輕舒一口氣,至此般若教四大天王盡是團滅。
  不知老教主得知此事,會不會氣到吐血?
  想來自己確實有些過分,先是屠殺分舵,后炸總壇上天。
  此刻又把人家派遣現世的部眾覆滅,一個不留。
  “我真是太強了!!”
  賀曉天仰天長嘆,一種無敵于世頗為寂寞的意境油然而生。
  羅格拉杰:“......”
  雖然他個人挺想反駁,但是看了看滿地的尸體后。
  算了吧,他可不想挨一頓來自社會人的毒打。
  【經驗值:經驗值:7,5000,0000。】
  此戰收獲喜人,一舉達到七億五千萬的地步。
  【叮,檢測到經驗值超出5,0000,0000點,請問是否升級?】
  賀曉天:“......”
  我升級你姥姥呀!
  狗系統,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揪出來進行慘無人道的毆打。
  “走吧,沒什么可留戀的。”
  賀曉天轉身向著目的地奔去,該干的都干了,不該干的也干了。
  留下來干嘛?
  難不成真要伺候富婆去?
  哼!
  他現在是有錢人。
  絕對不會干出這種有損身價的事情。
  我,賀曉天,是有節操的。
  “來嘞!”
  羅杰見此,帶著人臉向日葵,屁顛屁顛跟了上來。
  終于要回家啦。
  帶哲學家滿心感慨,他又可以快樂的當個橫行霸道的副部長,不用受人指揮,以及遭受常人無法想象的霉運。
  想到此處,舉著的定光燈不由得又高了幾分。
  關鍵時刻,千萬別掉鏈子。
  一扇刻畫著繁雜花紋,如同古篆的青銅門,不知何時出現在此。
  賀曉天單臂一伸,手掌抵住狠狠向內一推。
  “嘎吱!”
  一絲絲奇異之光自門縫中綻放,晃得二人瞇起眼睛。
  片刻之間,整扇青銅門已經徹底被他推開。
  一個漆黑且熟悉的世界,緩緩映入二人眼簾。
  “回家嘍!”
  賀曉天頗為唏噓,一晃在地魘界過去了接近四個月,能不讓人心生感慨嗎?
  二人一植,魚貫而入。
  “嗡”
  青銅門合并,陣陣類似水波的紋路在虛空中蕩漾開來,緊接著消失于地魘界。
  “噗通!”“噗通!”
  羅杰只覺得自己頭暈目眩,整個人無限拉長像是一根面條般難受。
  待到屁股親密接觸大地后,他才算好了許多。
  只是地面有一塊凸起的石頭,正正好好膈在了他的不可描述之處。
  尚未等他起身,卻見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砰!”
  “嗷”
  撕心裂肺的痛呼,差點沒黑影給嚇尿。
  賀曉天扶著自己的額頭,滿心麻麥皮吐槽不出來。
  你手里不是舉著燈嗎?
  不論是何物種,除非將自身柔弱的眼球和菊花給蛻變沒有。
  否則的話,這二者永遠都是弱點。
  而羅杰顯然很悲劇,人臉向日葵看著瘦,實際上體重可不輕。
  當頭砸下,導致地面凸起的石頭,直截了當沒入了羅格拉杰的某處不可描述。
  于是,他遭受了暴擊。
  這將是有史以來,最為慘痛的回憶。
  “等等,別叫了。好像有腳步聲,正在向我們走來。”
  賀曉天話音落下,前方亮起燈光。
  “嘩啦啦......”
  隨后如同潮水一般,全副武裝的士兵們將二人團團包圍。
  他們看著閃爍著寒光的各式熱武器,以及數十位壯漢手提的南無加特林菩薩,面面相覷。
  “前面的人,舉起手來,放棄抵抗。”
  以為貌似是軍官的人,吼著個大嗓門警告道。
  賀曉天:“......”
  自他出道以來,這是第一個敢讓他舉起手來的人。
  羅杰:“???”
  我好歹也是魔都一把手,你們這些家伙是要上天和太陽肩并肩!
  “倒數三個數,如果依舊不選擇合作,我們并不排除使用暴力。一......二......”
  三字未能喊出,羅杰踏前一步,張口道。
  “我是魔都副部長羅杰,你們是哪個部門的?”
  “!!!”
  對方聞言,直接愣在了原地。
  隨后一臉暴怒,喝罵道。
  “龜兒子的,我們副部長早就因公殉職了。你一個穿的花里胡哨,不男不女的變態,居然敢冒充我們偉大的前任副部長。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成篩子,都對不起他老人家在天之靈。”
  說話間這位軍官從屬下手中搶過南無加特林菩薩,看樣子真要如同話中所說,要把他給打成篩子。
  羅杰:“......”
  我因公殉職?前任副部長?花里胡哨的變態?
  此時此刻,僥是以羅格拉杰的淡定、穩重,都不得不承認他怒了。
  賀曉天更是捧腹大笑,這個逼裝的真是太失敗了。
  他上前拍了拍一臉郁悶的羅杰,悠悠說道。
  “老羅,你看我的。”
  不提自閉的羅副部長,賀曉天大大咧咧道。
  “我是x,我們二人剛剛執......”
  “閉嘴!!”
  話未說完,對面正在準備開槍的軍官更加惱怒。
  “x先生亦是跟著羅副部長,一同陣亡。你們兩個膽大包天的龜兒子,弄不死你倆老子自裁謝罪。”
  賀曉天眼皮抽了抽:“......”
  “哈哈哈~~~~”
  羅杰突然爆發出一陣笑聲,眼淚都掉下來了。
  捂著肚子,上氣不接下氣。
  人臉向日葵:“?!”
  發生了啥?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干什么?
  “所有人聽令,射......”
  羅杰:“!!!”
  賀曉天面對金屬風暴,不用多想肯定啥事沒有。
  而他呢?
  不一定,誰知道這鳳冠披霞能不能抗住。
  況且哪怕扛得住,對方射不穿。
  但特制子彈可以爆炸,怕是能把他給硬生生震死當場。
  “別沖動!我真的是羅杰,你看看我這張臉。三頭六臂,總不能有人冒充吧?”
  別說,對面手持加特林的軍官還真停下了命令。
  他瞇著眼睛,仔細觀瞧了一番。
  “不對勁兒呀,副部長的死亡通知已經下來了兩個月有余。”
  羅杰聽著軍官的自言自語,雙眼一亮暗道有門。
  “雷組長呢?他肯定能證明我是羅杰,當初我可以給他下達過好幾分秘密任務。”
  “好吧,如果你真的是羅副部長,請你配合我們。現在雙手高舉,站在原地不要耍任何花樣,我去去就回。兄弟們,這二人若是有任何不軌的動作,不要猶豫直接開槍擊斃。”
  話音落下,此人匆匆而走。
  賀曉天一臉不耐煩,自己好好的突然讓人給定義為死亡,換成是誰心里能好受?
  “你先站著等人吧,反正我要回家洗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睡上一覺。”
  “別動!!”
  誰承想賀曉天的動作舉止,使得一群全副武裝的士兵,搭在扳機上的手指不由用力了幾分。
  “大哥,你別鬧。”
  羅杰眼皮跳動,他非常清楚上級命令對于士兵、清道夫成員的意義。
  說道必須做到,敢有違令的輕則關禁閉,重則仲裁部走上一遭。
  “老羅,我可是個自由人。要不是看在他們對于魔都貢獻不少的份上,你以為我會這么好說話?”連日幾番大戰,身心俱疲的賀曉天,實在是沒有跟人扯皮的心思。
  “再見。”
  他倒也沒有難為對面的士兵,土遁術施展而出,整個人瞬息之間遁入大地。
  “???”
  一群人看著噌的一聲消失在原地的賀曉天,滿頭霧水。
  而后,羅杰哭了。
  因為這幫人頓時把不善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倘若不是先前自己說他乃是副部長,估摸著他們早就上來進行群毆了。
  至少讓賀曉天離開,一個不堪大用的帽子是甩不掉的。
  片刻過后,軍官歸來。
  “對不起,前任副部長羅杰先生。現任部長,吩咐我們必須保護好你的安全,盡快送往清道夫總部大廈。”
  羅杰:“......”
  你這都是啥稱呼啊,怪不得人到中年,只能掌握一個幾十人的隊伍。
  賀曉天?
  對于軍官來說,那都不重要。
  當務之急,是把羅杰給安全的送回總部。
  一會兒,眾人自蛇山隕坑中出來。
  羅杰看著更多的士兵和奇人異士,以及一輛重裝suv,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你確認這是護送,而不是押送?
  清道夫總部大廈,源副部長辦公室,現任部長辦公室內。
  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男人,吸了一口雪茄,吐出煙霧道。
  “屬于羅杰和x的時代,早就過去了。”
  在他的地盤無論是龍是虎,都要老老實實的待著。
  “計算一下前段日子,x在魔都造成的破壞損失,發一份賬單給他。”
  來至門外,重重‘保護’的羅杰,姿勢聽到了現任部長的話。
  小伙子,你怕不是沒有挨過社會的毒打吧!
  敢給x發賬單?
  想到此處,羅杰突然毫無征兆地笑了。
  這廝要是被人給當場錘死,豈不是說他又能官復原職,安安靜靜當個副部長?
  哦不,應該是部長!!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