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321 小感動

小說:戰國萬人敵 作者:鯊魚禪師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5
  曾經的平輿司寇蔡夕,早年以“治典”聞名,最后官至“小司寇”,主要負責平輿郡縣的司法刑名,業績相當出色。
  蔡國諸郡,平輿一度承擔過戰時國都或者“陪都”的角色。
  不過蔡夕能夠起來,卻是有點問題的,他是奴隸出身,是上蔡大夫姬美出使陳國的時候,從陳國買回來的蔡國人。
  原先蔡夕的身份,是“陳侯次夫人蔡姬臣”,典型的陪嫁品,是陳侯次夫人的私人財產。
  不過上蔡大夫眼光獨到,將蔡夕從奴隸中挖掘了出來,然后帶到蔡國,不斷學習不斷努力,最后成為中大夫。
  這是一樁美談,但是當年上蔡大夫姬美,并沒有拿這個當資本,跟蔡夕的往來,也非常的寡淡,只是偶爾提出一點人生經驗,蔡夕幾十年以來,很是受用。
  先君嗝屁之前,蔡夕就聽從了“釣叟”的建議,不住新蔡,而是運作了一下,前往新蔡郊外住著。
  “東曲邑”其實是個小地方,但住在這里,遠離了新蔡政治中心,可又沒有特別遠離,該有的消息,也是能夠打聽到的。
  此刻,蔡夕正迎接著又一次的老前輩人生經驗傳授,只是這次有點古怪,老前輩顯然就是打算帶著他一起做“蔡奸”。
  “夫子以為,吳國江陰子,當如何?”
  “李解估值郯莊子,云:大器晚成。”
  上蔡大夫神色淡然,看著前方還在流淌的汝水,“蔡國大器甚多,當告之于天下。”
  “善。”
  行了一禮,蔡夕沒有多說什么,他不是盲從姬美,這么多年以來,他對姬美的判斷,是建立在姬美始終超然于大政之外,更加清醒理性的基礎之上。
  姬美的決定,還有姬美的眼光,能夠讓他在一定的范圍內極具權威,不是沒有原因的。
  吳人又一次來到了淮水,上一次,還是吳王勾陳,但這一次,卻成了一個野人。
  野人似乎比奴隸要好一些,但野人鮮有前途,而像他這樣的“陪嫁品”奴隸,反而還是有機會的。
  “汝可知老朽意欲何為?”
  七十六歲的姬美精神矍鑠,指了指不遠處正在調度舟船的陳安,“此等壯士,于李解麾下,不過末流之上。”
  說到這里,姬美很是感慨:“倘使李解以鱷人、勇夫攻蔡,只怕一月可滅蔡國社稷。”
  “那……夫子欲圖何事?”
  “老朽豈能讓李解滅蔡?”
  七十六歲的上蔡大夫一臉淡然,“老朽先行滅蔡。”
  “……”
  “……”
  站平輿司寇身旁的幾個士人,差點閃了腰。
  有人心中想著,是不是去告密啥的,但是一看老大夫一點都不介意的樣子,又見自家司寇也是一臉信服,便想著其中必有深意。
  然而上蔡大夫此刻想著的,有屁個深意,他就是想告訴陳安,他的面子威力很大。
  是真的大啊。
  第二天收到白邑消息的李解,一臉懵逼的問姜文:“阿文,你在齊國的時候,聽說過這個上蔡大夫沒?”
  “上蔡大夫?蔡美?此乃蔡國名臣,聽聞數十年前,甚得蔡安侯賞識。其余的,屬下不知。”
  “蔡安侯是什么時候的猴兒?”
  “五十年前?四十年前?反正屬下還沒生呢。”
  “臥槽……這么老的老家伙?!這他媽不是把同期的政治對手都熬死了吧。臥槽,牛逼,茍到最后就是勝利啊。不愧是姬姓蔡氏,這‘含姬量’就是高,吃雞高手啊。”
  不過更讓李專員震驚的,居然是這個老家伙,看上了陳安,想要讓他做孫女婿。
  李解尋思著就陳安那賣相……好吧,是還行,總歸是比他長得好看。
  五個大隊長,以賈貴為“丑度”標準,至少五個大隊長是依次衰減“丑度”的,到陳安這個新編義士五大隊大隊長,顏值其實還湊合。
  “上將軍,可是這上蔡大夫還活著?”
  “當然還活著啊,他看上了陳安。”
  “??????”
  新編義士二大隊大隊長姜文當時就震驚了,什么鬼?!看上了陳安?
  不過很快,聽了老大的解釋之后,姜文也明白過來,感情上蔡大夫這個一把年紀的,居然還想著把小孫女嫁給陳安。
  “如此看來,倒也是好事。”
  拿著水杯,喝了一口涼白開,姜文微微點頭,“小安若得上蔡大夫賞識,于我軍進出蔡地,當有便利。”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這個蔡美已經投降了。”
  咳嗤!
  “咳咳、咳咳咳咳……”
  很是強壯的姜隊長,現在有點虛。
  早該知道的,老大一向習慣性把重要事情放在后面說,而且是當一件小事兒來說。
  “你怎么這副鬼樣子?老子當然更看重兄弟們的個人幸福啊。人生大事不過三件,升官、發財、死老婆……不是,事業、家庭和人生。蔡美投降不投降,這蔡國都是要打的,難道沒有蔡美,這蔡國,我李某人就打不下來了嗎?”
  “上將軍武功蓋世,蔡國自然不在話下。”
  “是嘍。所以蔡國不足為慮,上蔡大夫是姬美也好姬丑也罷……誒?姬丑好像是公子丑嘿,你說這些人姬家人的名字。”
  像是發現了新大陸,李專員很是興奮,樂了一會兒,又接著道,“上蔡大夫,又或者說蔡國的勛貴高官來投,都只是錦上添花。你們自己也要明白這一點,列國公卿士族,愿意真心實意來投效我們的,很少,最多就是投機。”
  頓了頓,李解語重心長地看著周圍聽他說話的手下們:“我們用人,固然是捉襟見肘,處處艱巨。勤修甲兵的猛士,讓他去管理奴隸和野人,大概是不行的。但是,一個人的才能,除了天生的能力之外,還有后天的自我努力。只要我們共同努力,不斷學習,一天不行,那就一年,一年不行,那就十年。”
  手握成拳,李解目光堅定地看著眾人:“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諸君皆是有心猛士,敢戰先登,難道就要輸給那些天生的貴種嗎?!”
  “是!”
  屬下們聽罷,一個個站起身來,沖李解躬身抱拳。
  “謝上將軍教誨!”
  “謝上將軍教誨!”
  “謝上將軍教誨!”
  軍將激動,都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要說自卑,肯定是有的,讓鱷人、勇夫、義士、義從出身的土鱉們去管理地方,基本就是亂成一鍋粥。
  但李解顯然不介意,不會就學嘍,不會就練嘍,這讓土鱉們很是感動。
  不過感動還沒有五秒鐘,李專員又咂嘴得意道:“不過這個上蔡大夫來投,還是挺好的嘛,里里外外省了不少事情,也省得讓你們去管的時候,動不動就砍人,把人砍死了,還薅屁個羊毛,割屁個韭菜。”
  “……”
  “……”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