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202章 不玩了

小說:第一重裝 作者:漢唐風月1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5
  第一重裝正文卷第202章不玩了別說一幫不諳世事的女兵們被老男人老爆拉著已經喪失抵抗能力的對手站起來的這一幕給感動了,就連唐浪都忍不住翹起嘴角。
  老爆,真是個人精啊!這是避免惹出人家艦隊的高手挨揍啊!
  不得不說,老爆這一手玩得漂亮至極。
  正如同老爆所說的,他能贏得如此干凈利落,還真不是操控機甲的技巧和手速比他的對手強。完全贏在對手的實戰經驗不足。若真是近身格斗,就算能贏,也必定不會如此輕松。如果別人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嘚瑟一下嘲笑一下“小小鳥”們還能行,但現在誰不知道他是“鋼絲腦袋”?
  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他們這一幫人可都還在第2艦隊的運輸艦里呆著。
  這一句“就算是游戲,我也沒有擊殺戰友的習慣”,絕對的,將雙方的對立情緒不僅消除了,而且還拉近了雙方距離。就算還有人不爽自己艦隊的同袍就這樣失敗進行挑戰,那必定也不會瞪著大眼珠子提著劍像見了仇人,肯定會和諧不少。
  沒錯,雖然老爆漂亮的贏了這場格斗賽并且用扶起對手的舉動贏得了數萬星艦兵的尊重,但并不意味著這場格斗挑戰賽就結束了。
  老爆那會兒被“鋼絲腦袋”的稱呼氣得腦袋發暈,一口氣挑戰了圍在他周圍的圍觀群眾近50人,有15個人接受了他的挑戰,其中,11名中級三級機甲師,3名中級二級機甲師,還有1名資料沒有公開。
  等他從憤怒中清醒過來,已經塵埃落定。心里那個哇涼哇涼的,11個同級別機甲師倒也罷了,大不了是10場訓練賽。但3個中級二級機甲師可不是那么好相與的,那可是類似于兩名上尉軍官張無退葉小舟般的存在,對上他們,老爆基本都是被打爆的結局。
  雖然忿忿然的吐槽這幫高級別的家伙也太沒節操了,竟然會接受他這個低級別選手的挑戰,但老爆也只能咬著牙認了。戰網中,高級別不允許向低級別挑戰,卻可以接受低級別選手腦袋發熱,雖然這樣的事并不多。
  而那個沒公開資料的,則更讓清醒后的老爆腦闊疼,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人家絕不會低于中級三級機甲師,至于說上限,就算是機甲戰神,也是可能的。雖然老爆也不會認為會有那個機甲戰神會如此無聊。
  自己裝的逼,咬著牙也要裝下去。而且,就算他現在不繼續挑戰也沒關系,除非是他以后再也不登陸聯邦軍隊的戰網,否則這個挑戰記錄一直不會消失,只要他一“上線”,對方隨時可以要求兩人進入格斗場。
  隨著失敗者“海妖”的下線,宋武士機甲逐漸化成一片虛影消失不見,這時候,主持人的聲音響起:“現在,請歡迎老爆先生的下一個挑戰者,同為中級三級機甲師“朱一刀”。。。。。。”
  隨著主持人的介紹,一臺身形略顯臃腫的機甲大步走出。
  全場啞然片刻,然后,不約而同的笑起來。
  這臺身形略顯臃腫的機甲并不屬于聯邦制式機甲中的任何一款,而是以羅斯帝國的一款名為“北極熊”陸地型遠程火力支援機甲改裝而來。
  “北極熊”支援機甲如同它的代號一樣,以犧牲機動力為代價,遠程火力無比兇猛,擁有著兩門離子炮和四架導彈發射架以及三挺重機槍,就像是一臺可高速移動的自走火炮平臺。
  不過,隨著機甲的機動力和防御力越來越強,對于陸戰之王機甲突擊戰術的需要越來越大,這種功能單一的遠程火力支援型機甲幾乎被淘汰。也就對遠程火力無比熱衷的羅斯帝國還堅持在研發并在現役軍隊中有少量服役。
  而且,出現的這位機甲師對于火力和防御顯然有著比羅斯帝國人更強烈的需求。除去該型機甲基本配置的兩門離子炮和等等其他附屬武器之外,他甚至將兩個機械手臂都改裝成了發射金屬實彈的多管重機槍。
  而為何顯得臃腫,還不是說他身上的遠程攻擊武器多,而是在全身,還覆蓋了更厚的外掛裝甲。防御力,超過普通8代機甲的兩倍。
  換句話說,除去兩門離子炮和4個導彈發射架之外,這臺披著外掛裝甲像個肉盾一樣的“胖”家伙,光是身上裝備的重機槍,就相當于一個重步兵班。
  這樣的改裝,防御力和遠程火力是足夠牛逼了,但很顯然,付出了機動力和近戰功能的缺失的這臺機甲根本不可能成為戰場主角的存在。如果是在團戰中,放置在遠方還能給戰友一些支持,可若是單機格斗,一旦被機動力極強的對手近身,那就徹底完蛋了。
  可讓大家發笑的真正原因,可不是因為這臺機甲的改裝功能著實太單一了,而是,在老爆牛逼哄哄的干掉一臺宋武士之后,這臺機甲亮相,估計幾個被挑戰者在場下也是交流過的。
  老爆不是遠程型機甲狙擊手嘛!那這臺擁有超強防御力和超強遠程火力的“北極熊”改裝型機甲正好是他的克星,克的不行的那種。破艦槍擁有十發實彈的儲彈量,但“北極熊”卻有著超過16枚導彈和2門離子炮還有近7挺重機槍中近程火力值。
  況且,“北極熊”就算笨重一些,也不是說不會機動躲避,一旦破艦槍的10發實彈最終無法破開他的裝甲,那就只能被動挨打,光是兩門離子炮都能讓秦武士吃不了兜著走。想近身作戰?超過7挺重機槍火力值的金屬彈在等著你呢!
  大家伙兒都在等著這種不對稱的遠程對遠程的結局。
  “唐長官,這該咋整?”有些傻眼的老爆私下里向唐浪求救。
  雖說唐浪已經說明他并不是什么特勤局少校,但在私下里,包括葉小舟張無退在內的一幫曙光軍事基地的官兵們卻依舊以唐長官相稱呼。不過,那還真不是客氣,用葉小舟的原話是,以唐浪的身手和在拉菲星建立的功勛,這軍職遲早會在他們之上。
  而老爆之所以用所有的積分去兌換破艦槍,正是在那臺宋武士牛逼哄哄的出場之后,受了唐浪的指點去換的。果然,對路的不行,直接把一臺除了顯示了點兒速度,其他啥都還沒展示的近戰突擊型宋武士機甲給打爆。
  可現在,人家也不傻,直接派出了一個看似改裝得很隨性卻正好克制他破艦槍的遠程火力型機甲。
  “要完要完,老爆這下可要真的被爆了,無論是上頭還是下頭。”話癆小白垂頭喪氣的在哪兒叨叨。
  葉小舟和張無退兩人也分別皺起了眉頭,這下可不好辦了。如果是團戰,有個兩臺機甲相互掩護,到還能接近這臺火力強但機動力弱的家伙,但單機的話,恐怕只能被動挨打了。
  “咋整?”唐浪的聲音在老爆身邊響起。“這里是戰網,又不是什么“璀璨星空”游戲,你們雙方都是戰士,你就應該用戰場的規矩,而不是什么狗屁格斗場。”
  “不管用什么方法,干掉敵人,你就能活下來,戰斗就能勝利。”唐浪淡淡的丟下最后一句話,再無聲響。
  老爆呆了好一會兒,聲音響徹全場:“主持人,我抗議,這不公平,說好的格斗賽呢?怎么就變成了射擊比賽了?”
  “哈哈!”全場轟然大笑。
  老爆的這個抗議,本身沒什么,但相對于他上一場剛剛用狙擊槍贏得一場比試之后,那就笑點十足了。這是只許他用槍,不讓別人用炮嗎?
  “哎呦!我的絡腮胡子好可耐!多理直氣壯的不要臉。。。。。。”一個坐在太空工程型機甲里的小臉圓圓連鼻頭都圓圓的女兵笑得幾乎快斷氣。
  “尼瑪!這都啥審美觀?”滾刀肉吐血的刷新對這個時代小女生審美觀的認知。
  不要臉,也成可愛的標簽了?
  實際上,連主持人都在笑:“哈哈!老爆先生,先前就已經說過了,咱們軍隊戰網里的單人格斗賽,只要雙方在入場之前沒有特別約定,并不禁止槍械和各種遠程武器的使用,現在,你可以盡情的展示你機甲狙擊手的能力了。我可以向你保證,從現在開始,再不會有人說你無恥,作弊!”
  “真的嗎?”老爆眨眨單眼皮小眼,很干脆的將自己的破艦槍高高舉起。“那好,玩遠的打不過,老子不玩了!”
  “噗!”正在戰網里的應用商店里點了杯香濃咖啡,準備等著坐看第2艦隊的機甲師怎么虐老爆的中年男子把剛含進嘴還未來得及下咽的香濃咖啡全部噴在光屏之上。
  還未開打就認輸,這是想搞什么?
  唐浪也笑了。這個選擇,很明智。
  全場一陣磨牙聲,他們很想大聲嘲笑一番這貨,但想想他之前的表現以及這個沒毛病的選擇,也只能先忍了。
  “老爆先生,你確定?”主持人顯然也有些驚了。“主動認輸可是會被扣雙倍積分的,而且還有記錄保存。”
  “我可以和我對手先協商協商!”老爆繼續舉著破艦槍向呆在原地的對手走去。“是不是?二哥!”
  “我們很熟?你認識我?”被突然稱呼為二哥的機甲師顯然又被驚了一下。貌似,他在家是排行老二。
  “不,不,你姓朱,而我正好姓沙,如果你讀過西游記的話,這個排行你會懂!”老爆一邊走一邊道。
  “什么鬼!”機甲師腦海里自然而然的出現一個豬頭和一個憨厚臉形象,西游記這種幾千年的文學在這個時代也依舊經典,只是怎么想怎么不對味兒。
  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些想明白的機甲師猛然抬頭才發現,那臺機甲越走越快,貌似,距離他很近了。
  “等等!”
  聲音剛出口。
  高高舉起的破艦槍被端平,“咚!”的一聲,橘紅色的火焰在破艦槍槍口亮起。
  全本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