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一百二十章 如夢之夜

小說:和風幻想曲 作者:千夜青衣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1
  是夜,嘉世萬麗大酒店。
  十二樓最左一間套房,顧時卿躺在床上,輾轉難眠。興許是空調溫度太高,他胸中燥熱難耐,如置身沙漠。
  翻起身一看,二十六度,怎么想也不該是空調的問題。
  那......或許是吃食?
  他突然覺得腸胃也有點不舒服。
  今天節目錄制比較順利,晚上七點多就離開了廣電中心。他們是在一家上星級的飯店里用的晚餐,點了許多當地的特色美食,回來的時候還在城里多逛了逛,見識風土人情——乾陵與昳城相隔不算太遠,飲食習慣亦區別不大,何況晚上的食物還特意點的比較清淡的......
  “就算找到原因也不能讓我靜心入眠啊......”
  顧時卿嘆了口氣,干脆起身去衛生間洗了把臉,然后回到沙發上,準備看一會兒電視再睡。
  此刻墻上掛鐘已經指到十一點二十的位置。
  拿起遙控板,顧時卿忽然心中一動。晚間吃飯時聽他們談起,嘉世萬麗大酒店樓高在乾陵數一數二,若是登上樓頂天臺,放眼望去整座乾陵城的夜景風光一覽無遺,是來此游覽參觀絕不可錯過之地——酒店經營方憑此招攬了許多客人。
  念及此,顧時卿披上羽絨服,出了門去。
  他想看看乾陵夜景到底是何模樣,順便借著天臺涼風,看看能否去除心中燥熱。
  這個時間,顧時卿一路上沒碰到一個人。回到酒店的,估計都已熄燈入眠,未回的,十二點之前恐怕也不打算回了。
  到了酒店樓頂,入口處有工作人員站崗。顧時卿稍稍打量,再與站崗人交談一番得知,這天臺上原來還開著一家酒吧,酒吧外面是一座空中花園。
  進了天臺,腳下踩的是實木地板。實木地板鋪就了幾條曲折小路,小路之間是依舊綠油油的黑麥草坪。
  顧時卿左右看了看,小路主要通往兩個方向,一方是燈火明亮的具有格調的酒吧,另一方則是相對黑沉的花園。花園里花草之間每隔一段距離有LED燈照亮,亮光柔和不刺眼,正因如此,花園格外增添了幾分浪漫與神秘。
  顧時卿心想,若不是到了冬季花謝樹枯,這里定是告白求婚的好地方。
  只可惜他現在孤身一人......
  也不知安希妍睡了沒有......
  不管睡沒睡,顧時卿決定先拍兩張照片發給她。
  至于酒吧,作為一個遵紀守法的未成年好青年,他還是不去了。
  照片發給安希妍后,顧時卿就兩手揣在兜里,裹緊羽絨服朝花園深處走去。
  游走于花園里的人不少,都是成年人,有情侶也有兄弟或姐妹,聊的話題不是感情就是生意。顧時卿沒有興趣主動認識人,只在看到外國人的時候會因好奇而多看一眼。一段時間后,他就穿越了整個花園,到了花園最南端也是最邊端。
  這里有一米四五高的水泥護欄,護欄之上還駕有兩層玻璃護欄,攏共三米左右。所幸第一層玻璃護欄是打開的,像窗戶一樣推了上去,不然顧時卿從這里看到的乾陵夜景就要少一分顏色了。
  靠在護欄邊,顧時卿極目遠眺,果然如他們所言,一眼即可飽覽整個乾陵風光。
  現代城市的夜景之所以好看,幾乎可以說都是光造成的。沒有光的城市就是烏漆墨黑一片,沒有任何欣賞價值。而眼前,如珠般串聯的路燈光線,蜂巢般的居民樓間一格一格星落的燈光,商場大樓周身的綿延彩燈,交相輝映,如畫如液,將所有絢麗的色彩盡收其內,連天幕都被染成了瑰麗又夢幻的顏色,是以如何不讓人沉醉流連?
  顧時卿欣賞完畢,贊嘆連連,許久才用鏡頭把這一刻的美景裝入。
  他想,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帶安希妍來此。
  吹了一陣天臺的涼風,顧時卿內心的燥熱終于散去,覺得現在該回屋睡覺了。
  才走出兩步,顧時卿突然聞到一股不太舒服的味道,然后又看到空中飄著一縷白煙,隨后緩緩消散無形——有人在這里吸煙?他分明記得入口處有警示牌提示禁止吸煙的。
  雖然不關他的事,但出于好奇,顧時卿還是循著煙飄來的方向找了過去。
  不一會兒,他就看到有個人影站在護欄前,一手托肘,一手夾煙,目光朝向遠方,隔一段時間才緩緩吸上一口,然后吐出云霧,姿態極盡優雅。
  云霧正是借著風勢朝顧時卿飄去的。顧時卿還注意到,人影面前護欄頂端的平臺上,放著一個酒液沾底的紅酒杯。
  隨著走進,清冷的月光照在那人臉上,清晰地照出了那人的臉——是個女人,她肌膚白得近乎透明發光,但顧時卿卻從她的輪廓看出了幾分熟悉的模樣。
  “顏姐姐?”
  顧時卿嘗試性一喚,那人頓了頓,隨后轉身看了他一眼,“顧時卿?”
  這個女人確是顏栗,未卸妝,她還穿著下午上節目的那身衣服,唯一的區別就是多披了一件小巧的花西裝外套——可看那暴露在外的冰肌玉骨,根本不可能做到避寒取暖......
  顏栗腳下不動,朝他招了招手,顯然是讓顧時卿主動走到她身邊。顧時卿對這漂亮姐姐本就有好感,這段時間頗受她照顧,自然沒理由掃興。
  見他走進,顏栗轉頭笑道:“你也睡不著,到這里來打發時間?”
  顧時卿點點頭又搖搖頭,“雖說不在異國卻在他鄉,我一個人確實有點睡不著。又想起你們在餐桌上說這里是個欣賞夜景的好去處,就想上來看看。沒想到到了上面,才發現這里真是個絕佳的好地方。”
  顏栗嘴角微微彎起,唇色在夜色下偏暗紅,當真與盛放的玫瑰一般無二,如此誘人的嘴唇,但若有人想一親芳澤,恐怕會被花瓣下的尖刺刺得皮破血流。
  她道:“我也想帶你上來,可你家師兄說你還未成年,這上面又有一間酒吧,怕我把你帶壞了......程坤前輩當真是把你當成掌中寶了呀。”她語帶揶揄,眼中卻盛著溫婉笑意。
  顧時卿看不到,只當她在說笑,于是不置可否。
  過了一會兒,顏栗突然一本正經抓著顧時卿的肩道:“男生就要叛逆一點才招女孩子喜歡,溫室里的花朵,女孩子是不會感興趣的。”
  酒氣煙香熏染的顏栗的臉近在眼前,稍靠近一厘米兩人的鼻尖幾乎就要碰上。顧時卿嗅著這股迷幻的香氣幾乎就要醉了,他的心臟猛烈地跳動著,血液飛速上涌,剎那間浸紅臉頰。
  他的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他從未經歷過此等誘惑。而且,始作俑者根本不覺得她在誘惑。無心之誘是為最誘啊!
  既然無力抵抗,顧時卿便趕緊移開目光,斜視左右。
  好在此時顏栗已經松開他的肩膀,退了回去。見他忐忑不安的模樣,她笑道:“別擔心,這里沒有監控,不會拍到我們的。”
  尚在強迫自己忘掉剛才那片刻旖旎,聽她這么一說,顧時卿頓時心念一轉——身為藝人沒有不在乎形象的,抽煙喝酒對于成年人雖不禁止,但被拍的散布到網上,總歸不算是件好事。喝酒很正常,但此前網上從未爆料過顏栗有煙癮嗜好......
  她以為我在擔心她抽煙被拍到?
  這樣也好.....比想歪好多了......
  不管她是不是這么想,顧時卿打算就照這個思路來掩蓋自己的齷齪,“雖然沒有監控,萬一又有像我剛才那樣過來不小心撞到的呢?顏姐姐你還是把這個扔了吧。”這個當然是指煙。
  “沒關系,”顏栗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甚至再度表情享受地吸了一口,“要是有人過來,我就說是你在抽不就行了?”
  說罷,她就將剛吸進去的煙,悠長一口噴在愣神的顧時卿臉上,然后哈哈大笑,笑得花枝亂顫,恣肆張揚,盡態極妍,魅顏無雙......
  透過氤氳煙氣望去,那個放肆又讓人無可奈何的女人,這一刻定是暢意到了極點。
  顧時卿人暈了,怪不得叫顏栗,原來真是個像罌栗花一樣輕易讓人中毒的女人。可是......不能再想了!從不抽煙的顧時卿故意咳嗽了兩聲,皺眉以示不滿,“姐姐你笑夠了沒有?”
  顏栗把燃盡的香煙丟掉,許久才緩過勁兒來,轉頭看著顧時卿,立時眉眼彎彎,伸手捏著他的臉頰肉,沒良心道:“笑夠了。怎么,生姐姐氣了?”
  顧時卿翻了個大白眼,拍開她的手,心想這女人該是醉了,“不是生氣!我只是覺得這上面風大、天冷,時候也不早了,該回去睡覺了。”
  顏栗直勾勾地盯著他,眼神一片迷蒙,道:“你送我下去?”
  厚顏無恥之徒!算了,看在你是長輩的份上,顧時卿妥協道:“行行行......”
  隨后顧時卿幫她去酒吧還了酒杯,她一個人悠閑地靠在出口等候。進了電梯,她突然像沒了骨頭一樣軟倒在地,顧時卿看不過去,就去拉她起來,誰知她打蛇上棍直接倚在了他身上。到了她住的套房前,依然是這般模樣。所幸這個時候夜已深,沒人注意,不然明天的頭條恐怕就會寫上兩個人的名字了......
  終于回到自己房間,顧時卿立馬趴到床上。他想睡,卻睡不著,腦子里一直縈繞著那個女人的畫面,過了許久終于渾渾噩噩睡去,卻發現她的身影在夢里也有出現......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