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148、外丹秘法

小說:修真家族平凡路 作者:小有寒山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5
  盡管陳詠諾氣得火冒三丈,他依然得面對現實,對方實力遠高于己方。
  如果是在平日里與他們遇到,僅憑他和張致敬兩人,有多遠就得跑多遠,就算有陣法護持,他們也毫無勝算,頂多撐久一點罷了。
  不過,形勢比人強,他們如今是在無邊無際的桃花瘴里,情況可就不大一樣了。而且,他們手中還有五云桃花瘴這種可以在桃花瘴里穿行無忌的秘寶。
  若是他們好好謀劃一番,以有心算無心,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應該可以辦成此事,至少也能狠狠地打痛他們。
  聽著他們在肆無忌憚地圖謀害人一事,不單是陳詠諾憤恨,一旁的張致敬也是義憤填膺。
  他自然知道修行界里殺人奪寶是常態,你實力弱小便只能在底層茍活。但是,他沒想到對方的無恥簡直是毫無下限。他最看不慣的便是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心狠手辣、吃人不吐骨頭的小人,就是像對方那樣。
  “大哥,若是真有這么一天,他們家的東西我都可以不要,但是你得給我留幾個云羅山的女修士。”那個老四在恭維莫代山后,嘿嘿一笑,恬不知恥地說道“年輕貌美的多多益善,現在。聽說云羅山上的幾個女修都是十幾二十來歲,全都是元陰未失。大哥,這種肥水可不能流到別處去,你得優先考慮小弟我。”
  “老四,你玉爐峰上的女修十幾個了吧,還不夠你用的?”黃得泉回了他一句,只是他說話的語氣有一點酸。
  “女人再多都不嫌多,而且我也不是白在她們身上耗力氣,我如今的修為可都是從她們那邊來的。”老四說話的時候,一臉得意。他晉級虛形期才不過四十年時間,就能再次突破至中期,還真的多虧了那一門采補秘術。
  “二哥,要不我也把秘術傳給你,讓你和三姐一起樂一樂。”老四笑瞇瞇地看了黃得泉一眼。
  “得了吧,你三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黃得泉嘆了一口氣。
  “好了,你們給我打起精神了。等老三過來,我們隨即再破陣一次,再有兩三天,等我們將余下的幾根破陣釘再打上去,湊夠三十六數,此陣必破。”莫代山粗暴地打斷他們的對話。他再不制止他們,這兩人越說越離譜,這事情要是讓三妹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鬧什么脾氣了。
  這里的桃花瘴極為厲害,他的神識也只能延升到七八十丈的范圍,甚至連他的視線都不如。往往來人到了附近,他們才能發覺。
  過了一會兒,老三吳佩華沿著一路上的各種記號,才終于來到了這里。
  吳佩華一到,老四立馬手掐法訣,一道黃光閃過,她的頭上便多了一頂寶幢,流轉之間,將她附近的桃花瘴都排出去。
  于是,吳佩華趕緊將她身上的另一件防御法器收了起來。就這么半個時辰的時間,這件二階防御法器就又有破損了,也就只能再使用一兩回而已。
  “三妹,你休整一下,我們就馬上開始。”莫代山說道。
  “是,大哥。”吳佩華道了個萬福,拿出一塊中品靈石,開始回復法力。
  等到他們三人都準備好了,莫代山張口一吐,一枚寶珠從他口中飛了出來。
  寶珠上靈氣氤氳,絢麗奪目。這枚寶珠是一只四階靈獸修行千年的內丹,被莫代山得到之后,用秘法煉成他的外丹。
  只不過這枚內丹的品質不高,而且多有磨損,就算莫代山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去溫養,也無法將內丹深處的陰渣徹底洗煉,說是他的外丹,卻也有一些勉強。
  若是他能夠將它煉成外丹,再用牽引之法,就有一半的機會成就金丹境。只是用此法成就的金丹,只能列入下三品金丹。
  像是莫代山這一類,也是從散修一步步爬上來的。他們能夠修行到這個地步,已經是頗為不易,別說下三品金丹了,就是能夠成就像巨石蠱胎這種偽金丹,他們也得燒高香,搶破了頭。
  莫代山看著這枚外丹上的幾道裂痕,心痛得無以復加。
  為了破開這一處四階陣法,他這十幾天來不斷運轉外丹,回去之后,又得溫養好幾年才能將這次的損傷補回來。不過,如果能從這處秘藏中得到一些天才地寶,讓他成丹的機會再大一些,一切就都值得的。
  “開始吧。”莫代山吐出一口濁氣,說道。
  “是。”其余三人回道。
  吳佩華拿出一個羅盤一樣的法器,她打入幾道靈光,將它激活。羅盤上的金針開始不停地抖動,足足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金針才穩定下來。
  金針中發出了兩道微弱的光線,徑直射在前方陣法處的兩個節點上。這兩個位置便是整個陣法的關鍵節點之一。
  黃得泉看到之后,立馬扔出兩枚破陣釘,毫發無差地釘在上面。
  此時,陣法開始不斷地翻滾,破陣釘搖搖欲墜,黃得泉再次拋出一件法器,將它們牢牢鎖在那個位置上。
  在旁等候的莫代山一看時機剛好,立馬念動真言。真言一出,外丹上丹華涌動,凝聚成一只蝙蝠形狀的虛影。
  “去。”莫代山吐出一口精血在這道虛影上,整個人差一點站立不住。
  這道虛影將精血吞噬干凈后,止不住發出一聲鳴叫,一個閃動,便從原地消失。
  再次出現的時候,它已經化為兩道華光,撲向陣法。
  接下去,便是地動山搖。莫代山來不及休息,同樣再御使法器,幫助黃得泉將那兩枚破陣釘釘在陣法上。
  這一番動作下來,包括老四劉遠征在內,他們四人全都筋疲力盡,汗流浹背。
  另一邊的陳張二人,也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剛才蝙蝠虛影鳴叫的時候,他們二人肩上的二階靈蝶急劇抖動,差一點就要飛起來了。
  對方雖然只是一道虛影,但是靈獸對于氣息一類的頗為敏感,再加上等級壓制,難怪它們想要落荒而逃。
  他們二人只能不斷地用靈光去束縛它們,才將它們穩住,從而避免了身形暴露的危機。
  “師兄,我們要什么時候動手。”張致敬問道。
  于是,兩人趁著對方在破陣的時候,開始謀劃動手的時機。
  :。: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