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二百六十六章假戲真做

小說:嘯馬西風 作者:初·十三 更新時間:2019-10-26 15:14
  斥候張十七郎躲在一叢枯枝后,雙眼死死盯著不遠處那些帳篷。他已經在這處高坡上站了許久,身上的甲衣已被寒露打濕。
  高坡下的那處軍營一看就是臨時搭起來的,只是將那些將旗號旗胡亂插在地上。十幾口隨意挖出的土灶升起一道道炊煙,一些士卒圍著土灶忙著,看上去并不像是要大戰前的樣子。
  自打發現城外出現這支隊伍,張十七郎就與手下兩名弟兄輪班在這里監視。看那面將旗,這支隊伍是隸屬于并州軍,由一名姓趙的將軍帶領的。
  蕭爵爺說,梁州牧可能會調兵來此,但不會讓他們貿然進城。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
  這支隊伍昨天就到了,沒有進入城中卻在野地里扎起了數十頂帳篷。
  不過,張十七郎不敢大意。因為蕭冉告訴過他,若是這支隊伍進了城,十有八九就會有一場血戰。所以,張十七郎一刻也不敢分心,仔細看著軍營里的種種跡象,唯恐誤了大事。
  “十七哥,我來了。”
  身后傳來一陣氣喘吁吁的聲音。張十七郎早就看到這名來換班的府軍,也聽到他爬到這里的聲音了。他沒有回頭,只是低聲說道:“今日甚為緊要,且盯緊了。”
  那府軍應了一聲,就蹲在了張十七郎身邊,向軍營處看著。
  張十七郎蹲低身子,慢慢轉過身去,依著一顆大樹坐在了地上。在這里已經盯了整整一夜,這時候覺得身上乏的厲害。
  張十七郎心里感嘆著歲月不饒人,自己已經不是初做斥候時那樣,別說這一夜,就是再有一夜,自家也盯得住。
  他抬眼看著天空,長長舒了一口價。
  “十七哥,有人進營。”那名接替他監視軍營的府軍說話的時候也沒有轉頭。
  十七郎趕緊轉過身去看向軍營方向。只見一匹馬停在了軍營門口,騎馬那人正向營里走去。
  十七郎擔心此人是梁州牧派來到此傳令調兵的,心里頓時緊張起來。
  “若是士卒集結,你就速回驛館報信。”
  “屬下明白。”那名府軍盯著軍營回道。
  驛館中,蕭冉聽到倒扣著的大釜中已經不再乒乓作響了,就對滿臉驚詫的郡主和棗兒說道:“你等退的遠一些,說不定還有那沒響的,崩到臉上,可就……”
  郡主看了他一眼,心說這就是你披甲的理由嗎?
  棗兒一聽,麻利的跑出去老遠,捂著臉喊道“玲兒姐姐,快到這里來。”
  蕭冉看到眾人閃開了,就拿起一塊用水濕過的麻布,搭在大釜的一只足上,然后握著那塊麻布一用力,將大釜丟在了一旁。
  大釜揭開后,只聽又是乒的一聲,一顆爆開的栗子打在了蕭冉身上。蕭冉向郡主站著的地方看了一眼,那意思就是我沒騙你吧,我披甲就是為了防備被栗子炸。
  轉過臉來,已經聞到烤栗子發出的香甜滋味。
  蕭冉蹲下身子,不顧時而還有栗子炸響,撿起一顆燙手的栗子,三兩下就剝開外殼,把那個黃彤彤的果肉在兩手間拋來拋去,還一邊“噓噓”的朝它吹著氣……
  如此幾下之后,蕭冉就急乎乎的把栗子丟進嘴里。嚼了幾下后,蕭冉一邊哈氣一邊朝著郡主那邊吞吞吐吐的說道:“熟、熟了,好吃……”
  沒等郡主回話,棗兒先喊道:“公子哥哥,不崩了嗎?”
  蕭冉已經把栗子咽了下去,笑著說道:“不崩了,放心過來吃吧。”
  看到郡主還有些猶豫,蕭冉就撿起一些爆開的栗子,用披風兜了,向郡主走去。
  并州府衙前,邊軍府軍人馬交錯,殺聲震天,好似真的在拼命一般。
  與獨臂漢子交手的是高將軍,看到獨臂漢子將馬韁繩纏在那只殘臂上,一點也不影響他廝殺,高將軍先叫了一聲好,隨后就是一刀砍來。
  雖說刀未出鞘,可挾風而來,砍在身上也夠受的。獨臂漢子不敢大意,斜刺里揮出一刀,將高將軍的刀擋開。
  “好!”高將軍覺出這一刀的力度,便高聲叫道。
  “還有更好的。”說著,獨臂漢子手臂回轉猛然砍出一刀。
  高將軍橫刀架住,喊了一聲“疾如風”。
  “彼此彼此”。
  獨臂漢子這一刀,迅如閃電。就靠著這一刀,獨臂漢子縱橫沙場,生生給自己砍出個七品校尉。
  可高將軍卻能架住這一刀,也讓獨臂漢子高看了他一眼。
  “有李校尉這樣的府軍統領,蕭爵爺可無憂。”高將軍抽回腰刀高聲喊道。
  “邊軍若是都與高將軍這般神勇,邊關必定安寧。”獨臂漢子也喊道。
  兩人互拍幾句后,然后抱拳行禮,就各自撥馬走到自家那邊,看著空場里面那些邊軍圍攻府軍。
  “蕭爵爺,此時有空,我就給你練練兵吧。”高將軍看著絲毫沒有敗象的府軍自言自語著。
  蕭冉這些府軍,年齡普遍大些,可卻是經歷過陣仗的。被邊軍團團圍了以后,一手揮刀猛砍,另一手卻執弩做虛發狀。外人看來,他們已經是敗了,可在高將軍和獨臂漢子兩人眼里,實則已是勝了。
  可這兩人都不下令撤軍,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士卒越打越狠,像是要翻臉一般。
  雖說刀不出鞘,可砸在身上也是生疼。時間久了,邊軍府軍就都有些惱了。有些性急的士卒就像是把蕭冉的命令忘了腦一般,看到自己的刀鞘已經脫落也當做沒看見,揮刀就劈向對方。
  對面的士卒也急了,格開這一刀后,回手就將自家腰刀的刀鞘也甩了出去------
  不多時,原本只是實兵演習就變成了真正的真刀真槍的廝殺。刀鞘與刀鞘相碰,雖說聲音很大,可畢竟不是那么心驚。
  可現在不管是那些士卒有意還是無意,把已經快要散架的刀鞘丟在地上后,刀與刀相碰,發出的聲音就帶著震懾人心的意味。
  此時,無論是那些圍觀的人,還是躲在門縫后偷瞄的梁州牧,心臟都驟然揪緊了。
  難不成真的要打起來了?想要給本官演一出假戲真做的好戲?梁州牧心里想著。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