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十章、量子態

小說:第四波 作者:魈毅 更新時間:2019-10-26 15:09
  李宏越捂著屁股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
  “太特么遭罪了。”最后他趴在床上說。
  秦楓坐到了椅子上,把床讓給他。
  “你應該做切除手術。”秦楓悠悠道。
  “拉倒吧~做手術更遭罪,還不如現在呢~緩緩就好了。”正說著,他突然一愣,聞了聞被子,說:“咦?什么味道?你噴香水啦?”
  “你看我像是用香水的人嗎?”
  “那是什么味道這么香?”
  秦楓聳聳肩,說:“應該是花香。”
  他抬頭看了一圈:“哪里有花?”
  “那里。”秦楓指了指床頭柜上的花瓶。
  “那不就是個花瓶嗎?花呢?”
  “就插在里面。”他揉了揉眼睛,再看,還是沒有花:“你以為我瞎呀?那就是個空花瓶。”
  秦楓無奈的攤了攤手:“不管你信不信,那里確實有花,是小雅送給我的,你還記得我給你說過,我看見小雅了嗎?”
  “是嗎?我想想哈~哦對!沒錯,你說過。”
  “也許她現在就在房間里,可能坐在床上,可能站在床邊……”
  李宏越緊張的看了看四周,說:“你可別嚇唬我哈~我膽小。”
  “你怕鬼?”
  “廢話!誰不怕鬼?”
  “我不怕~”秦楓說。
  李宏越愣愣的看著他,良久,道:“你這個家伙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呀?算了,我還是走吧~你這屋陰森森的,嚇人。”
  秦楓:“你之所以怕鬼是因為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是嗎?”
  李宏越經過秦楓身旁停頓了一下,說:“是的,我相信。”
  “你見過?”
  “沒見過。”
  “那你為什么相信?”
  “想知道?”
  “非常想。”
  “那出去走走如何?”
  “好啊~”
  二人來到操場中央的水池,秦楓坐到水池邊,李宏越只能站著,他掏出一盒煙遞給秦楓一支,秦楓沒要,他就自己點燃了,說了四個字:“質量守恒。”
  “什么意思?”秦楓問。
  “就是任何一種物質,它不會完全消失,人也是一樣。”他指了指水池,說:“比如這個水池里的水,如果你不往這個水池里面注水,那么時間久了,它就會干枯。”
  “不一定,還有工作人員往里面注水呀~”
  “呃……”李宏越翻了翻白眼:“我的意思是,如果沒人往里面注水,那么它就會干枯,對吧?”
  “也可能下雨~”
  “這是地堡!下個屁雨!”
  “哦~那對!”秦楓點點頭。
  李宏越:“水池干枯了,那之前存在過的水就真的不存在了嗎?”
  “蒸發掉了。”
  “沒錯,它依然存在,只不過變成了水蒸氣,或再次凝聚成小水珠,或凝結成冰晶,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它并沒有消失,只是換了一種形式。”
  “但是人和水不一樣。”秦楓說。
  “人有70是由水構成的,怎么不一樣?”
  “呃…反正這個說法有點牽強。”
  “好,那我們就換一種說法,你知道量子態嗎?”
  秦楓搖搖頭:“知道,但不是很了解。”
  “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李宏越說:“但大概意思就是,一個物體的消失了但它的量子排序不會變,在一段時間內,量子依然會保持這個物體原來的形態,即:量子態。”
  “那人的思想和意識也能通過量子態保存下來嗎?”
  “理論上是可以的,就像一道閃電擊中了一個人,如果閃電的能量足夠大,能把人瞬間化為灰燼,比如:球狀閃電。這個時候你拿起相機動作足夠快,抓拍到那個人被化為灰燼的一瞬間,你就會在照片上看到一個清晰而又透明的人影。”
  秦楓:“那這能說明什么?最多只能證明電流通過了那個人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并留下了一個影子。”
  李宏越:“你也可以這樣認為,但更多的人認為,那就是量子態!有人在各種物體上做過很多實驗,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只有人會出現這種現象。”
  “有人拿人做實驗?”秦楓驚訝的問。
  “不知道,這也不歸我們管。”他聳了聳肩:“量子形態有很多種,人大腦里的信息也可能通過量子態保存下來,它并不會消失,只是我們看不到而已。這樣一來,身體的形狀和思想、記憶在人死后的一段時間里,都可以通過量子形態繼續存活,他們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秦楓若有所思的低著頭,過了一會兒又抬頭問道:“那這種量子形態通常能夠保持多久?”
  “不知道~”他搖搖頭:“幾個小時,幾天,幾個月,誰能說清楚?有一個理論叫什么來著?我忘了,那里面說的量子形態只要不受到外界的干擾,可以永世長存!”
  “什么外界干擾?”
  “就比如:電磁波,輻射,磁場……之類的東西。”
  “那如果遇到了會怎么樣?”“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量子態,等我哪天死了變成量子態,去碰一碰電磁波再來告訴你。”
  秦楓:“你可別來找我,我害怕。”
  “你特么剛才不是說你不怕鬼嗎?”
  “我不怕小雅,就你這張臉還是算了吧~突然出現還不得嚇死我呀?”
  “幸好我現在是以朋友的身份在跟你聊天,不然你早就被開除了。”
  二人一直聊到晚上,由于聯合政權到現在也沒想出一個解決現實困境的方案,所以李宏越也沒什么事,百無聊賴的他同時還要飽受著痔瘡的折磨,想躺不能躺、想坐不能坐,屁股后面始終像是塞著一個西紅柿……就連吃飯的時候他都是站著吃的,秦楓在一旁暗笑。
  飯桌上,二人又聊了一些關于掠奪者的話題,秦楓認為,不應該就這樣坐以待斃,就算與它們同歸于盡也總比在這地堡中當縮頭烏龜強,要為在這場戰爭中死去的人報仇!
  李宏越擺擺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且不要只看眼前,眼前的利益畢竟是有限的,要把眼光放長遠一點,也不要太過于義氣用事,如果你死了,那一切就化作了泡影。”
  秦楓:“那要把眼光放得多長遠?”
  他吃了一口菜,想了想,道:“彼岸星那么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湖北11选5